食品伙伴网服务号
当前位置: 首页 » 食品实验室 » 实验室资讯 » 正文

农民代表携百余件有毒食品进京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3-05  来源:中国化工仪器网  浏览次数:841
核心提示:农民代表携三百余件有毒食品进京 称检测不出

 

采访全国人大代表朱张金的时候,这位海宁市华丰村书记先是拿出了一包黑花生,让记者尝了一颗,“现在不是流行黑色吗?黑色意味着健康。普通的花生是8块钱一斤,这个黑花生,是我从市场上买的,要100多块一斤。”
朱张金带来的毒食品铺满了一桌子。  
然后,朱张金代表拿出一个玻璃杯,放入10颗黑花生,冲进一杯开水,开水顿时变成黑色,记者吓了一跳。朱张金代表安慰记者,“吃一两颗的,没什么关系的,不过,你要是下酒吧,会一下子吃个几十颗、上百颗的,你看看这个水,10颗就变成这样,你还敢吃吗?如果,你去检测,还检测不出什么结果来,因为,有些指标根本就不在我们传统的监测范围内。”
朱张金说的是“食品安全”。这次“两会”,他携带了300多件有毒食品和“毒品添加剂”进京,他一件件拿给记者看:这是开心果,经硫磺熏制,漂白的;这是去皮花生,经硫磺熏制,防腐的;这是人造鱼肚,用皮鞭制作的;这是肉松,经过染色,香精防腐;还有白木耳,经过硫磺泡制的……

吃了鸡蛋精,鸡可以不停地下蛋
“你看,这些食品添加剂,也是我从市场上偷偷买来的,人家以为我是种植户呢。它们可以调色,你要什么颜色,就有什么颜色,这是胭脂红,这是果绿,人们不是喜欢绿色吗?放了这个就可以变成绿色了。”
“这是鸡蛋精,也是市场上买来的。”朱张金代表拿出几个小包装,“这里有给母鸡下蛋吃的,吃了之后,下出来的蛋黄是黄黄的,你不是说要吃本鸡蛋吗,本鸡蛋的蛋黄不是黄黄的吗,这种添加剂,我把它叫毒品添加剂,卖600元钱1斤,你只要加40元的量,可以拌在1吨的鸡食料里面,给母鸡吃,下出来的貌似本鸡蛋。”
朱张金又做了实验,把鸡蛋精放在冷水中,不会融化,但是,冲入热水,就立马溶解,自来水变成黄黄的。鸡吃了之后,在肠胃内,就溶解了。
“还有的鸡蛋精,是为了让鸡吃了能持续下蛋的。正常情况下,鸡下蛋,下了一阵,要歇几天,可是,吃了这种鸡蛋精之后,可以不停地下蛋。”

“地下”用高毒农药成不可告人的秘密
目前,一些地方农产品的生产、加工、销售等环节都蕴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使用高毒农药。由于高毒农药成本低,在农产品生产过程中不少生产者铤而走险使用国家明令禁止的高毒农药。
朱张金代表说,“地下”用药较多的高毒农药,一是“丁硫克百威”,安全期100天以上,每亩用量只须2公斤,每公斤仅需32元。二是“二嗪磷”,安全期40天,每亩用量只须1.25公斤,每公斤仅需6元。三是“辛硫”,安全期限28天,每亩用量只须2.5公斤,每公斤仅需8元。特别是农村种植的土豆、甘蔗、红著、萝卜、茭白、水稻等农作物,较多使用了国家禁用的高毒农药“呋喃丹”。而“呋喃丹”对人畜毒性极大,1克就能致人死亡,但1公斤“呋喃丹”只要10元,远远低于高效低毒农药价格。
“最关键的是,大部分蔬菜上市普遍还在农药使用期内,老百姓买到的可能就是高农药残留的有毒的农产品。”
“高毒农药生产成本低,市场需求大,继而滋生出一批研制和生产高毒农药和有毒添加剂的企业,因为缺少法律监管和道德底线,加上销售领域监管不力,导致高毒农药流入农业生产领域。”
许多农民不懂农药使用技术,错用、乱用。“目前,农村中大多数年轻人在企业打工,真正从事一线农业生产的以老年人居多,他们看不懂农药使用说明,不按照要求使用农药,乱用农药品种、超量使用农药的问题普遍存在。”
高毒农产品在流通领域违法经销。使用过高毒农药、有毒添加剂的农产品,因其价格低、外观好而备受一些不法经销商青睐;也有一些不法餐饮企业为追求利润,也大量采购。残留的毒素通过各种农产品,最终在人体内汇总,对广大消费者身体造成极大伤害。当然,还有农产品监管部门管理不力的问题。

我凭什么能看出来?因为我来自农村
“你说,我是怎么发现这些有毒食品的?其实很简单的,许多有毒食品,我一看就知道了,而你去检测,可能还不一定检测得出来。”
“那我凭什么能看出来?因为我来自农村啊,我是最基层的农民代表,我是一名村书记。你说,一个农民自己种的东西,他不吃的;一个养殖户,自己养殖的鸡鸭,他不吃的,鸡生的蛋,他不吃的;一个厨师,自己做的菜,他不吃的。这个正常不正常?为什么有些农民是这样的:这个是拿来卖的,这个是自己吃的?”
“我研究这些毒食品和‘毒品添加剂’已经6年了,我还是中国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协会第一任副会长,对农产品是很了解的,而我的建议是我所思所想,是亲力亲为调查的,不是突发奇想,为了开‘两会’来作个秀的。”
我们要消灭“土壤”,要治本
“你看哦,我带的这些有毒食品,我把它们的包装全部拆掉了,我不想指责是哪家在卖的,是哪个农户种植或者养殖的,这个没有用啊,不能治本啊。”
现在,你查了这个,还有那个,我们的生活已经被各种有害食品包围着,这些有害食品的品种在不断增加,而且,越做越内行。
“我们要消灭土壤,要治本,本是什么?是要建立长效问责机制,整治‘食品安全’,要拿出查酒驾的力度;是要创新建立区县市专业监督机构等等。”
“为了从源头上有效控制农产品安全,建议国家要加大支持和扶持更多企业或个人,投资成立规模化农产品生产企业或农业专业合作社。”
“对城市居民特别是‘80后’、‘90后’和‘00后’青少年有关农产品养殖种植知识普及教育,增强农产品质量安全意识,提高对农产品质量安全鉴别能力。”
代表建言
俞学文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更香有机茶业(基地)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对饲料添加剂
从源头加强监管
频繁出现的毒牛奶、毒馒头等等事件,使公民失去对食品市场的诚信度,觉得没有一样东西是可以放心食用的,尽管国家出台了各项法规政策,但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情况随处可见。
要从源头抓起,加强对农药、肥料、生长调节剂、兽药、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等农业投入品使用的管理和监督。首先生产企业要把好第一关,销售公司要把好第二关,严防不健康的食品流入社会,坚决打造良心工程。
各级人大部门要对法规的执行情况长抓不懈,对食品卫生法律法规执行情况进行执法监督。
还要建立有效的执行机制,对违法有关法规的企业和个人,要严查、严办、严惩,坚决不能姑息,采取重罚的措施,严重的必须追究刑事责任,严惩不贷。
戴天荣
全国人大代表、祐康集团董事长
建立食品标准
建设委员会
安全问题归根结底还在于预防,特别是风险控制,这在我国是一块短板。目前我国的《食品安全法》较注重事后的惩罚和处理,而对事前的预防、事中的监管却不够重视。
我国食品行业的现状是有大量小微型企业的存在,这些企业往往成为食品安全问题的多发地带。目前我国食品工业大中型企业偏少,小微企业和小作坊仍然占全行业的93%左右,全国具有常规质量检测能力的食品企业不足三成。小微企业的自检能力不足,尤其是在食品添加剂的添加应用等方面存在食品安全隐患。
对此他表示,加强食品安全风险监测十分重要,食品安全风险监测能一定程度上弥补小微企业自身检查能力弱的不足,规范企业生产加工,弥补行业自检能力不足。
他建议,国家应加大对风险监测的财政投入力度,进一步完善风险监测体系和风险预警制度,建立食品安全风险监测基础数据库和数据分析系统,做到风险隐患早发现、早调查、早预警、早控制。
建议成立由卫生部、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农业部等部委相关领导人员及专家参与的食品标准建设委员会,隶属国家食品安全委员会管理,便于协调各部委及各方的利益关系,统一领导中国的食品标准建设工作,并加大财政支持和经费投入,建立标准工作的财政保障制度。
 

编辑:songjiajie2010

 
[ 网刊订阅 ]  [ 食品实验室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食品实验室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信息服务 |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客服中心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鲁ICP备14027462号-1
©2001-2021  烟台富美特信息科技 - 食品伙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35-6730582
鲁公网安备 37060202000128号